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往昔岁月
往昔岁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昔岁月 >> 正文

王玉若:洛阳医学院艰难的办学历程

2020年12月14日 11:58  点击:[]

(整理于2012年)

      今年,是河南科技大学建校 60周年,也是经教育部批准,洛阳工学院、洛阳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和洛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河南科技大学 10周年。洛阳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作为河南科技大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有过一段本科办学的历史。它的前身,是 1958年成立的洛阳医学院。洛阳医学院成立于大跃进的火红年代,下马于 1962年经济困难的紧缩时期,前后仅四年。四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仅仅是短暂的一瞬,但是,这四年艰苦创业的历程,谱写了洛医人奋发图强、开拓进取、勤俭办学的成功和贡献,凝结着全院师生的心血和汗水。在校庆60周年即将到来的日子里,我作为洛阳医学院的创建者之一,抚今追昔,心潮澎湃、感慨万千,60年前的往事,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一、学医八年北京医学院任教
      我1925年6月28日出生在浙江省海宁县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家乡是观看钱塘江大潮的好地方。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我年仅12岁,上小学 6年级,不久,日本鬼子占领了海宁,我们举家逃难来到孤岛上海,我在上海读完了初中、高中。1944年,我高中毕业,离开上海,一路向西逃难,先到浙江杭州,乘汽车到江西上饶,再到湖南耒阳,乘火车到广西桂林,碾转到贵州的贵阳,最后到达重庆市江津县的白沙镇。这时,上海医学院也迁到重庆,我报考上海医学院,被录取了。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1946年初,学校迁回上海,全体师生都回到上海。正巧北京大学医学院在上海招生。我报名参加考试,又被北京大学医学院生物系录取,来到了北京。经 5年学习,1950年北京大学医学院本科毕业,又考入协和医学院生理系读了三年研究生,1953年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医学院生理学教研室任教,三年后 1956年晋升为讲师。1958年调到洛阳创办洛阳医学院。
二、初创时期的洛阳医学院
      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国家卫生部制定发展规划,由武汉医学院于 1964年前后在河南省洛阳市创办洛阳医学院。在 1958年“大跃进”的火红年代,1964年的计划提前到 1958年完成,卫生部先后从武汉医学院、北京医学院、协和医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南开大学等高校调来近 200名教师来到洛阳,开始创办洛阳医学院。当时,人们的思想觉悟都很高,听党话、跟党走,到艰苦的地方,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记得是1958年10月的一天,北京医学院的领导找我谈话,我当即表态坚决服从组织分配,打好行装,第二天就买票,乘火车来到洛阳。当年的洛阳火车站,就是现在的洛阳东站。学校教务科科长袁大斌同志带着七八个工作人员,开着大卡车,到车站来接我们这些从首都北京来的教师。袁科长是刚从洛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岗位上调来的。当时,学校只有一个副书记刘星桥、一个副校长刘建莆,下面就是教务科长了。他亲自带着当时很少有的大卡车到车站迎接,已经是高规格了。我们都很感动 ,感到特别温暖。
      洛阳医学院选址与涧西医院对面,因为医学院必须有附属医院。校园里有四栋旧楼,三栋是单元楼,只能当宿舍,一栋是筒子楼,一层当办公室,二、三层当教室。由于学校开办晚,已到年底,1958年的高校招生工作已经结束,学校就从落榜生中招了200余名新生。当时的高招,讲究成份,这些新生大都是因为成份不好或社会关系复杂而落选的,但高考分数还挺高。进校后,同学们都很珍惜上大学的机会,学习努力。我们生理学教研室共 3个人,另外两个是刚毕业分来的大学生,我担任教研室主任,主讲生理学课程。每周讲课4学时,指导实验2学时。学校没有实验仪器,我们白手起家,因陋就简,千方百计,克服困难,我回到母校北京医学院请求支援。当时,正时兴“一平二调”,就是平均分配、无偿调拨,北京医学院风格很高 ,领导应允,打开库房,让我挑选仪器,整整装了 14个大木箱,托运到洛阳。我们洛阳医学院学生的实验课和北京医学院的实验内容一样,使同学们非常高兴 。
三、洛阳医学院难忘的往事
      1959年,是洛阳医学院办学最好的一年。学校党委书记刘光到校任职,洛阳市委书记处书记王天铎兼任院长,虽然办学条件很艰苦,但是,大家热情很高。有几件事,令我一直记忆在心。
      一是学校来了几位知名的教授。他们是:教公共卫生课的查良仲教授,他是香港著名作家金庸的哥哥,协和医学院毕业;教微生物学课程的李希干教授,北京大学医学院毕业;教口腔学课程的张光焰教授,是中央保健局的医生,为毛主席、周总理看过病。还有一位年仅 39岁的副教授吴燕宝,北京医学院毕业,才华横溢,也是一位难得的人才。一个只有几百人的洛阳医学院拥有三位知名的正教授和一位年轻有为的副教授,使全院师生精神振奋,自豪感倍增。
      二是大炼钢铁,在医学院校园里,垒起鸡窝式的小高炉,倒入破锅烂铁,点起柴火,就炼起钢来,敲锣打鼓庆贺钢铁元帅升帐。炼了一堆铁疙瘩,不到一个月就收场了。当时,大家是很认真的,积极性也是特别高的。
      三是为了庆祝国庆,我们基础部排演了曹禺的话剧《雷雨》,党总支书记王洪光同志动员每位教师必须担任一个角色。我扮演仆人,只有结尾一句台词:“老爷,四凤死了!”我演得很认真,受到赞扬。
四、经济困难时期的洛阳医学院
      洛阳医学院办学的第二年,进入了 1960年的经济困难时期,大家都吃不饱,饿得浑身浮肿,有些学生放假回家,不知什么原因,再也没有返校。教师们也是生活艰苦,学校经费也特别紧张,不少实验无法开出。1961年暑期,学校没有招收新生。1962年是最困难的一年,很多工厂企业下马了,校园里也有了要下马的风声。大家的心里都很紧张,有着前途未卜的感觉。
      终于,“下马”的这一天降临了。学校召开大会,宣布河南省人民委员会的决定,为了加强农业第一线,洛阳医学院撤销建制,一分为二,大部分教师、技术人员和全体学生到郑州,并入河南医学院,继续学习;其余一小部分留在洛阳,学校改名为洛阳市卫生学校,继续办学。听到这个决定,大家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要到省城去,比洛阳要强,虽然舍不得,也只好听从党安排了。1962年 10月,我亲眼看着“洛阳医学院”的校牌被摘下,最后一批心情沉重地告别洛阳,来到河南医学院。洛阳医学院1958年入校的学生,5年后的1963年毕业,发的是河南医学院的毕业证,这当然是后话了。
      50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们这些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我衷心希望洛阳医学院的血脉汇入的河南科技大学,记住洛阳医学院四年短暂的办学历史,发扬洛医人艰苦创业、奋勇拼搏的光荣传统,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扬光大,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作者简介:
      王雨若,浙江省海宁县人,河南医科大学教授,1958年-1962年任洛阳医学院讲师,1985年退休。
      (韩明儒 整理)
      注:该文转载于《河南科技大学校报》第193期4版,由王玉若整理于2012年河南科技大学建校60周年之际,韩明儒协助整理。特此说明。

上一条:关俊卿:难忘的回忆 下一条:宋文成:艰苦创业二十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