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往昔岁月
往昔岁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往昔岁月 >> 正文

单人伟:春华秋实忆当年

2020年12月15日 10:16  点击:[]

单人伟 (整理于2012年)
题记: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


      岁月匆匆留不住,倏忽间,母校建校60周年华诞即将来临。这是一个甲子的岁月沧桑巨变啊,怎不让人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我是1961年7月从华中工学院毕业被直接分配到洛阳农机学院任教的。当时一起分配来报到的全国重点大学毕业生有70余名。由苏远书记带着各级领导为我们新老师召开了专场欢迎会。领导对我们的殷切希望和鼓励,使我们这批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心中都揣着一团火,暗下决心,要在教师岗位上大干一场。
      时值国家经济困难之秋,每月粮食定量26斤、食油半斤,粗粮比例70%。肚里油水少,为了充饥,到自由市场高价买来红萝卜干,寻来两块砖头,支起茶缸,再找些枯枝落叶煮红萝卜干填饱肚子。
      那时过年才能吃顿饺子。若吃顿饺子便感觉能量陡增,晚上睡在被窝里也觉得特别地暖和。如今恐怕连吃十顿饺子,也找不到那会儿的幸福感觉了!
      当时苏远书记高识远度,一是决定在技术基础课、专业课教研室中抽调教师分期分批去洛拖车间轮训一年,和技术过硬的工人一起倒班,向他们学习各种工种的劳动技能。这一“狠”招,对过去习惯于从书本来到书本去的知识分子来说,真是脱胎换骨的重生啊!这是苏书记的一个创举!
      苏书记的这一“狠”招,使我联想起了洛阳偃师一高这个省重点高中,每年高考录取率高的原因之一,就是规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新教师要在两年内独立完成两万道习题的演算!这和国外王牌飞行员至少要有在空中飞行两万个小时的规定如出一辙。没有百炼,哪能成钢!
      二是苏书记经多方努力,把与 “东方红75拖拉机”配套的液压悬挂杆件,共111个零件的生产权,转归到我院附属工厂。我有幸参加了加工这些零件的“夹具设计”任务。在赵蕴山教授领导下,把机制专业一个班的学生调来,通过真刀真枪搞夹具课程设计完成这一任务,并把洛拖的张明廉工程师借调来坐阵。这是多么英明的决策啊!
      经过一个月的奋战,这一百余套夹具终于调试成功,生产出合格的“悬挂杆件”。我第一次尝到了把专业知识转变为社会财富的快乐!这刻骨铭心的“实践”在我的心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记!从此我终生与“实践”结缘。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调到“工农兵学员大专班”任专业课教师。我选我院“杆件综合车间设计”为这个班“真刀真枪”毕业设计题目。在我指导下,完成了全部零件的“工艺规程”的编制工作,计算出全部工时,选择了全部设备类型和数量,并按一比一百的比例绘制了 《杆件综合车间》平面布置图。就是说,我们完成了苏联的所谓《三段设计》中的前两段设计,最后一段为“厂房结构施工设计”,由洛阳第四设计院完成。
      我受命为院全权代表与 “四院”作技术交接。不久,厂房落成,为我校创造了成千上万的财富,为支援国家的农业生产立了汗马功劳。
      我在设计中发现,由苏联人设计的“左右提升臂”零件设计有误,我提出了改进设计。其中遭遇到了“洋人设计的东西不能更改”的尴尬,由于我的坚持,后由洛拖设计处“总师”签字通过,洛拖铸钢车间便按我修改后的毛坯供货。按当时年产5000套计算,年节约成本万元以上。
      有了这几次的实践,1986年我又信心满满地参加了“邢台拖拉机厂半轴壳零件自动线”设计、制造的科研课题。该课题在院科研处立项,课题经费86万元!其经费数额是多年来全院科研经费总量的几倍。
      这是一场技术硬仗,非同儿戏。我力推设计任务应由学院老师与洛拖技术人员组成联合设计组完成。课题由我院负责,资金打入院财务科,收入分成双方协商解决。大家思想豁然开朗,一致同意我的方案。
      了解到洛拖 “工装处”的陈高工一批人正“下海”干工程项目,我带着课题组长孙启明老师找到他后,双方一拍即合。经过4个月的图纸设计、7个月制造和20天的现场安装调试,经厂方验收,产品合格率百分之百!全线的综合技术指标:两班制,年产半轴壳6万件,节拍每件四分半钟。
      从1992年到1994年,我又加入到我系的“汽、拖零件加工流水线”的设计制造科研课题组行列,入院经费猛增到令同行垂涎的700万元。
      在设计紧张的1992年12月,机械电子工业部要对我院进行全面的教学检查。
      我被龙院长点名临危受命。他们“突然袭击”不给任何准备时间,还要笔试学生。结果参考的机89(2)班,总平均71.2分,及格率为78%以上。这是一个让人耳热心跳、最真实反映我教学质量过硬的数据啊!我感到一种“死而后生”的快感!在检查组离校前召开的全院中层干部会上,我是唯一受到检查组点名表扬的教师。
      一生功过,谁与评说!我如今已届耄耋之年,对这些身外之物,学会了把灿烂变为平淡来看待。我想,洛阳工学院,我为之奋斗了大半生的地方,真是我的福地!我双膝跪下,仰天长叹,我感恩这个宝地!我希望她兴旺发达。我寄厚望于年轻一代教师,冒昧地向青年人进言:要勇敢地投身到祖国经济建设的主战场,选择对国计民生有重大意义的课题中去搏一把,才  不枉此一生!要有坐冷板凳的思想准备,不屈不挠终会攻克一些亟待解决的难题,抱到“大金娃娃”。那时,你们就变为身怀绝枝、打遍天下也不怕的巨人了!

作者简介:
      单人伟,洛阳工学院副教授,曾任全国高校机制工艺研究会中南分会副理事长,洛阳工学院《高教研究》编辑,《洛阳工学院学报》社科版特约撰稿人。
      注:该文转载于《河南科技大学校报》第190期4版,由单人伟整理于2012年河南科技大学建校60周年之际。特此说明。

 

下一条:白光弟:祝愿母校明天更美好

关闭